保姆,保母,陪月,私人保母日本的幼稚園教我的事:小孩一開始該學的不是功課,而是「責任感」 - 尋保網 - 香港本地保姆 保母 褓母 陪月

日本的幼稚園教我的事:小孩一開始該學的不是功課,而是「責任感」


日本幼稚園

日本的幼稚園教我的事:小孩一開始該學的不是功課,而是「責任感」

日本學校一年有好幾次的課堂參觀,老師和學生照常上課,家長就一字排開站在壁報板前安靜觀課。我留意到孩子的書桌下有兩條毛巾,用衣夾夾好,像我們洗衣服會晾乾一樣,只是換了地方在自家書桌下。

我好奇,放學後我問兒子:「在書桌下那兩塊布,有什麼用途?」兒子說:「打掃課室用的。」我問:「那為什麼有兩塊?」兒子說:「輪流用,濕了一塊明日乾了就用。」我打趣說:「可否偷懶不打掃的?」兒子一臉認真:「當然不可以!先打掃自己地方,再打掃在自己附近的走廊,之後老師會檢查。偷懶不乾淨的話一看就知道了!」

幾天後,我想起兒子在校園裡穿的「白飯魚」(「白飯魚」是香港的戲稱,日文稱為「上履き」(うわばき,uwabaki)/「体育館シューズ」(たい いくかん シューズ,taiikukan syu-zu))已經好幾個星期沒有帶回家洗了。我吩咐兒子務必要帶白鞋回家,媽媽要洗,否則臭死了。他說:「我已經洗了。」洗了?那是一對鞋,不是毛巾。怎洗?「老師帶我們全班到天台洗,洗後放在天台晾乾。」有沒有用洗衣粉、肥皂?「有。先用刷擦乾淨,再洗走所有泡才合格。洗後要用力捏,才可以晾。」我一臉狐疑。「不用擔心,我洗得很乾淨,不會臭的。」兒子樣子很滿足,好像完成了創舉一樣。

有言日本人學校重自理能力培養先於學術。幼稚園完全沒有功課,回校就是唱遊、聽故事、畫畫、做勞作、玩耍。幼兒班開始,小孩要會學會運動後要自行換衣服、綁鞋帶、扣鈕、自己用筷子吃飯、吃飯後抹枱、放學前抹地。到高班,老師更會叫家長只預備白飯,小孩會在老師陪同下用刀切食材、開爐煮咖喱。幼稚園的三年間學會什麼呢?在大人眼中都是很小的事,可是卻是小孩一生受用的常識與能力。到小學,自理能力的訓練仍然繼續,只是難度高了而已。

身邊的朋友都有請工人姐姐幫忙。有時我也很羨慕他們夫婦倆隨時可二人世界,我也羨慕他們的工人姐姐能做家務、買餸煮飯、接送小孩上學放學等等。可是,日本人外子一直不為所動,他說:「我媽媽都是一邊工作一邊帶大我們兩兄弟,為何要請工人幫忙呢?」可是由早上五時開始起床做便當、接送上學、買餸煮飯、做家務、還有兼職真的很累。「你作為母親,不就應該訓練孩子自理,要他們自己收拾玩具、清潔地方嗎?日本媽媽都不會像香港家庭請工人姐姐幫忙的。」過了一段很長的時間,我都在思考這到底是我的能力問題,還是文化觀點不同的問題。

是不是香港這環境令人很輕易就把家務外判呢?(生活逼人,父母都出外工作,假手於人有時也很無奈,我懂的。)是不是我們太呵護孩子、不相信他們有能力自理呢?是不是我們太急躁,在孩子花很長時間嘗試穿鞋子換衣服之前,我們已經嚷:「趕時間出門,別耍,我來!」呢?是不是我們嫌麻煩,在孩子把玩具和書散落一地之後,我們又為了省時間而代為收拾呢?

家務本來就不是小事,家務是一頭家的細務,也是每個家人的責任。孩子由何時起發展出責任感呢?就是脫鞋後要放回鞋櫃、玩玩具後要收拾,保持家裡整齊是第一個為家承擔的責任。隨他成長能力越大,他要承擔的家務也越來越多、責任也越來越大了;成年搬離父母,生活不需要父母擔心;為人父母後,可妥善照顧好子女(一個嬰兒所延展的支出和家務是倍數計!)、肩負一頭家的責任,家務的教育就算功德圓滿了。

1500+ 位香港本地幼兒照顧員 - 尋保網
幼兒照顧
廣告
Name: Babysitter.hk 尋保網, Contact Details:
Main address: 28/F, Tung Chiu Commercial Centre, 193 Lockhart Road, Wan Chai, Hong Kong 0000 Hong Kong ,
Tel:(852)3678 8815, Logo: https://www.babysitter.hk/wp-content/uploads/2016/05/logo_pe1tln.png, Company: Friends of the Family (Hong Kong) Social Enterprise Limited, Website: ,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babysitterHK/, https://twitter.com/babysitterhk/, https://plus.google.com/+BabysitterHk2014/